卖个好价钱

2011.09.21 请收藏本站地址:flyfei.net

            ——谨以此文祭奠“逝去”的雨生和正在“逝去”的诸多东西

文/蒹葭苍苍

      以下内容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我喜欢暮春雨,她让蔷薇开花,又让蔷薇落花。雨生出生在江南,也出生在暮春雨中。我和他认识的第一天我就和他交上了朋友,因为他的名字是那么的意味深长。他目清眉秀,高高瘦瘦的,是个温柔善良的阳光男孩。后来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又通过选调生进入了政府系统,当上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公务员。我和雨生是多年的朋友,以前常常在一起聊天。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外地工作,他也忙着政府工作,几年基本没怎么联系了。
       这次回来我决定去找他叙叙旧,出发前就打他电话,一直没人接。这天飘着微微细雨,我决定去雨生以前住的小区找他,去了后发现房门紧锁,他不在家。我从小区出来,一脸茫然。于是问小区走道处一个卖菜的大叔。
       “大叔您好,我记得这的一位高高瘦瘦朋友以前经常在您这买菜,他最近来过吗?”
    “你说的是雨生吧?“大叔头也没抬:”他很久没从这经过了!“
      我一脸惊讶,心中开始忐忑不安:”我联系不上他,那他去了哪里?“
     “这个谁也不知道,最近有很多人来这问我,包括警察!他的情况我还是略微了解一些的。”大叔看了看我哀叹道:“有一次他喝醉酒了睡在我的菜摊前,我把他送回家并照顾了他一晚上,听他迷迷糊糊说了很多事。可怜这孩子!”
      我顿时惊慌起来,心中放下手中的东西,恳请大叔聊起了多年未见的雨生。
       
     1、姐姐
     雨生有一个姐姐,是某百货公司的白领,这两年也许由于工作业绩突出,去年年末很轻松地升到了部门主管的位置。雨生以前每次和我们谈起他的姐姐总是带着几分自豪。雨生的姐姐常常抱怨说因为工作忙有时连吃饭都顾不上,雨生也是个懂事的弟弟,姐姐也还没成家,雨生觉得姐弟俩在都市里打拼不容易,因此偶尔会抽出自己时间去给姐姐送送自己做的饭菜。雨生小时候和姐姐一起长大,两人从小都特别都喜欢吃外婆做得南瓜羹,记得姐姐小时候都会把自己的南瓜羹分一部分给弟弟吃,雨生每次不光吃完了自己的那碗,又吃完了姐姐给自己的,最后连碗底都舔干净了。每次想到这些情景雨生都暗自傻笑。今年姐姐生日那天,姐姐没有假期,雨生为了给姐姐一个惊喜,没有买蛋糕,去小区外卖南瓜的小贩那挑选了一个很大的成熟南瓜,自己亲自熬了一锅南瓜羹给姐姐送去。到了姐姐办公室,没看见她在这办公,给姐姐打电话,姐姐的手机也关机了。雨生于是问旁边一个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女员工:
     “您好,我姐姐下班出去了吗?”
       那员工头也没抬,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冷冷的说道:不知道。
       雨生一脸茫然,客气地说道:我给姐姐送了点吃的,我放到她办公桌上,她来了麻烦您帮忙提醒一声。
       那女员工更加不耐烦了,冷笑道:你自己去找他,出门往右拐,最东边的一间办公室,你姐姐也许在忙业务呢!
       雨生面带微笑,想着自己亲自做得南瓜羹,回想起他们的童年,姐姐一定很高兴。“谢谢您,那我自己去找她!”
       雨生提着南瓜羹来到最东边那间办公室,门牌上写着“总经理办公室”。雨生见房门紧锁,于是很有礼貌的敲门。敲了三声后,里面传来一阵男人的叫声:谁啊!?他妈的这时敲门,有事下午上班了再说,这会正在休息!
      雨生吓了一跳,慌忙离开,边走边拨打姐姐的电话,那边仍然传来一个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2、提亲
       雨生读大学时谈了个女朋友叫璟雯,身材苗条,温柔贤惠,是那种小鸟依人型的南方人。两人2008年相识,便开始死心塌纯真地爱着对方。
      2008年的某一天,璟雯眨着眼睛对雨生说:亲爱的,我们去拿证吧,只要7块钱耶!
      雨生笑了笑,摸摸璟雯头说:现在我刚毕业,连房子也还没买,我需要给你的未来一个保障,先等我买房子好吗?
      璟雯嘟着嘴说:那好吧,那得等多久啊,到时候你不会变心不爱我了吧?
      “怎么会呢,我会努力工作,并且一直爱着我们家璟雯的!”
       两人从那以后似乎确定了共同的目标,并不断奋斗。雨生把璟雯从镇上接下来,并且在一家超市给她找了份工作。雨生便忙着在政府上班,但有时中午会熬制自己最拿手的南瓜羹送给店子里的璟雯,璟雯特别爱吃,两人在店子里有说有笑,超市里的人都说小两口像加了糖的南瓜羹一样甜蜜。
      这样两人和和睦睦地过了一年。但由于超市的生意不景气,璟雯失业了。她又找不到好的工作,璟雯的爸爸是当地的一个小干部,给他找了一份工作,璟雯只好回到自己出生的镇上班。临走那天,璟雯哭着说:我没事就会下来看你的,你要加油!雨生眼角湿润:恩,我会好好在城市打拼,等着我去你家提亲。两人依依不舍,挥手在长江边的瑟瑟秋风中告别,梧桐树上的叶子像两人的离别的眼泪一样落了下来,不禁让人感觉到深深的寒意。
        雨生从那后工作更加努力了,由于公务员的工资本身不高,房价却一天一高,雨生一直没有足够的实力买一套房子,到了2011年,终于用自己的积蓄,在亲人们的帮助下,凑齐了20多万,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这时离璟雯离开他已经两年了,这两年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之间两人也见过几面,但感情似乎比两人一起相处淡了些。雨生买了房子后第一件事便是去璟雯的镇上提亲。雨生在去镇上之前打电话给璟雯,璟雯那段时间电话一直在通话中,好不容易打通了,璟雯说自己一直在加班,叫雨生自己去见她的父母。
       雨生买了些礼品,来到璟雯的家,心里非常激动:伯父伯母好,我是雨生,今天来看看二老。
       璟雯的妈妈赶忙倒了杯热茶给雨生。璟雯的爸爸咳嗽了一声微笑着到:”雨生啊,你和璟雯的事我和你伯母都知道了,前两年谢谢你对她的照顾。“
       雨生喝了一口茶,很是紧张:呵呵,那是我应该做的。璟雯这女孩在伯父伯母的教养下挺贤惠的,我个人很愿意能和她组建一个家庭,一起来承担未来。
       璟雯的爸爸顿时严肃起来:雨生啊,你知道,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当年的婚事我没同意,因此闹僵了,和我们关系一直不好,我和你伯母可能会指望着小女儿在镇上养老呢。
       雨生很礼貌地说:伯父伯母这好办,我们接您去城里住,我再托关系给璟雯在城里找份好工作,我们两人好好照顾二老。
     “城里太闹,我们上了岁数的人还是习惯在镇上住,都住了这些年了,安逸!”
      “伯父伯母去城里会慢慢习惯的,那里也有公园,二老没事可以去散散步。”
      璟雯的爸爸不高兴了:你们在城里的收入不会很高,怕是……其实有点事你也许不知道,镇上有个小伙子也来提亲了。他家离我们家也不远,他家是开宾馆的,生意还不错。
       雨生顿时神情慌张:哦,那璟雯喜欢他吗?
     “璟雯呀,在我的撮合下已经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了,两人看起来挺合适的!”
       雨生如晴天霹雳,顿时才明白璟雯这段时间电话为什么一直在通话中。
       雨生眼角湿润:“我和璟雯是真心相爱的,我比那人更了解她,会更对她好!”
       璟雯的爸爸急了:“就你目前的状况,你能给璟雯未来一个保障吗?人家家产可是几百万!本来有些话我不想直说,可是在这纠缠。我们养个女儿几十年容易吗?还不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现在《新婚姻法》出来了,我们更需要为女儿的未来做长远的打算,你的房产证上如果没写我女儿的名字,将来你们离婚了怎么办?即使你写了,也就值个几十万,可是我把女儿嫁给那小伙子那可是一笔大价钱啊!”
      璟雯的妈妈听不下去了,拽了拽他的衣角,笑着说:雨生啊,你伯父说话太直了,你别介意。
      雨生苦苦哀求着,但璟雯的爸爸始终一脸严肃,不肯松口。 雨生没有说话了,向璟雯的爸妈告了个别,就流着泪匆匆离开了。出来就给璟雯打电话,璟雯这次没在通话话中,但一直没接。后来璟雯给雨生发了个短信:对不起,他也说要好好爱我,对我好。
       雨生沉默了,想起一起走过的几年,在想想现在的情形,他似乎什么都不敢相信了。
       雨生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城里,一阵秋风袭来,雨生不禁打了个哆嗦,这股寒意与璟雯离开他回镇上那天是如此的相似。雨生身心疲惫地回家,他住的小区外那个卖南瓜的大叔还在,冲雨生笑了笑,边摆摊吆喝边哼着黄梅戏: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戴发间。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

3、新女朋友
       雨生从此一蹶不振, 整天精神恍惚,说话声音很嘶哑,一般人都很难听清楚。他经常自言自语说对不起璟雯,以前没好好对她,还惹她生气。雨生一天天消瘦下去,工作上也没得任何进展。雨生的姐姐看在眼里,知道弟弟在感情上受了挫折,心里很急,左想右想,她认识一个女孩和璟雯长得很像,于是准备介绍给雨生缓解他的精神压力。
      有一天,她找到雨生:”弟弟你就别难过了,你没必要自责,是这个现实的女人背叛了你的一片苦心,是他们家辜负了你的努力。姐姐再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吧?
     “对象就算了,我不准备谈恋爱了。”
     “她就是璟雯!”
     “不可能。姐姐你就别骗我了!”
     “信不信由你,要不晚上姐给你安排,你们见个面?”姐姐笑了笑。
       雨生半信半疑地答应了。晚上找了一家灯光很暗的西餐厅,两人见面了。
       雨生诧异了,眼前这个身材苗条女孩真是她,璟雯真的来看我了?雨生心里激动,眼泪夺眶而出:“璟雯,你知道我有好苦吗?”于是扑上去抱住了她。
      “别这样,我叫凌菲,是你姐姐的朋友。”
        雨生赶忙松开手,连忙说对不起。两人还是坐了下来,边喝啤酒边聊天。雨生一直在昏暗的灯光下呆呆地看着凌菲,因为他似乎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和璟雯一起经历的日子。
       这之后,精神恍惚的雨生渐渐恢复了,他从第一时间就把凌菲当成了璟雯,常常叫错了名字,凌菲也不是很在意。很快,雨生把自己几年来沉淀的感情倾注到了凌菲身上。
      凌菲大学期间学的是表演艺术,毕业后在一家小型的演艺公司工作。平时表演工作也很辛苦,雨生是个懂得关心人的男人,当然不忘烹制自己最拿手的南瓜羹给凌菲吃,雨生似乎有了新的生活勇气。
     凌菲很爱看选秀节目,她总是梦想自己能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有一次他对雨生说:“最近有一部大戏要在我们这拍摄,为了再现故事的原貌,导演说从女3号开始都从本地选演员。这可是我的一个机会啊!”
      雨生笑了笑:“那你好好把握呗!”
      从这以后,凌菲一直在忙碌之中,连晚上都很少时间回家了。雨生给凌菲打电话,凌菲总是说在试演和集训,晚上就在公司睡觉了。
      有一次凌菲很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了,雨生赶忙给她倒了杯热水,并帮她捶捶背。凌菲休息了一会儿便去洗澡了。雨生一人闷坐着。突然传来了滴滴的响声,原来是凌菲的手机响了。雨生见凌菲在洗澡,于是拿起电话:
     “喂,您好!”
     “喂,你是?哦,对不起,打错了!”对方匆匆把电话挂掉了。
       雨生觉得莫名奇妙,这个打来的人显示的是“S刘”,雨生好奇,翻开电话本,发现里面有一个分组名称叫“S”,里面有几个联系人,比如说S刘、S黄之类的。雨生觉得很奇怪,准备等凌菲出来了问问她。没多一会儿,凌菲神色慌张的出来,一把拿过电话放进了包里。
     “对了,刚有人打电话找你,看你在洗澡,我就接了!”
     “哦,是…谁?找我有事?”凌菲吞吞吐吐。
     “没事,那人说了一句就挂了。只是我很奇怪你电话簿联系人的分组,比如S开头的那一组。”
     “这,是这样,这些都是我们平时商演的联系人,取了个拼音的首字母。”凌菲满脸通红:“我累了,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亲爱的!”
        雨生没有再去多问,之后的日子凌菲依旧忙碌,也顺利得出演了该部大戏。
        有一天周末,听新闻说女友们的戏拍完了,正在举行杀青仪式。想着这些日子女朋友在外面奔波,总算忙完了,估计累坏了,雨生买了点小礼物想去看看女朋友。到了门口,保安不让外来人员进入,雨生只要在门口溜达,进门一张海报介绍了这部戏的内容和职员,雨生看了看,几个名字似乎很眼熟,更觉得奇怪的是,他发现主创人员的姓似乎都是女朋友手机中以S开头的。
       雨生再也没敢往下联想,匆匆回家了。

  4、提拔
       
       凌菲自从拍完了这部戏后似乎更忙了,雨生也很少跟她联系了,两人感情日渐淡了下来,基本都不怎么见面了。
        雨生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似乎成熟了许多,开始一心扑在工作上,因为他觉得,事业似乎才是男人的核心,有了事业,有了地位,才能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雨生是从外地考到这座城市的,基本上是无依无靠。通过这些年的踏实工作,虽然升得很慢,但总算从科员升到了副科级,但从副科级要升到正科级,这一般需要很长时间。
      雨生按捺不住自己的憧憬和欲望,总是希望自己能爬得快一点,因此除了努力工作以外,常常像那些升职升得较快的人取经。有一次,他请几个朋友聚会,大家都聊得很尽兴。
      “雨生啊,感情的事就别放心上了,事业才是核心,你想想,一个男人有了事业和地位,再装作一副绅士风度去对一个女人好,天下能有几个女人不死心塌地地跟你?”一个哥们儿喝了点酒,劝雨生。
       “哎,我倒没这么想,但我希望我有自己的事业。华哥,你两年从副科到正科,这么给力,把窍门告诉我,让小弟我也少走弯路。”
         华哥狡黠地笑了笑:“要想知道为什么,先吹一瓶啤酒再说!”
        雨生一口气喝完了一瓶啤酒。
       华哥用右手做了一个手势,雨生顿时明白了。
       华哥接着说:“这年头,在政府系统混,如果朝中没人,你要往上爬,就这个还起点作用,光踏实工作起个蛋用!”
       刚好不久雨生所在的政府公开在某个岗位招录正科级干部,雨生以自己出色的表现顺利通过了笔试。在面试前,雨生按照华哥的建议,开始行动了。
       华哥帮雨生把这次招录有核心决定权的吴局长约了出来。雨生在陪酒过程中隐隐约约说出了自己的初衷。
       吴局长笑眯眯地说:“哎,雨生啊,这个我可能不能帮你,你知道,我们的每次招录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个人能力和经验始终是决定性因素。“
       华哥在一旁插嘴道:雨生的能力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工作成绩挺突出的。
       雨生也接着说:吴局长如果能提拔我,您的恩德我会记得一辈子的!
       华哥有插嘴道:吴局,其它的事都好说,您掂量着办,随时给我们消息就行了。
       ”既然你们这样说了,问题不大。你们自己准备好,至于价位,小华清楚!“
        这次聚会雨生和华哥陪吴局喝得昏天暗地。之后雨生也兴奋地去参加了面试,华哥忙前忙后,两人只等最终录取结果出来。
        结果终于公示了,雨生和华哥异常兴奋,可去公示栏一看却傻了眼,最终的正科级干部人选不是他。
        两人非常焦急,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华哥给吴局打了一个电话。
     “吴局,您这事是怎么帮我办的?”
     “哎,我也知道对不住,可是上面给的压力太大,录取结果中那个25岁姓张的小子的背景你可以去查一查,我们有我们的难处。至于某些东西,只能还给你们了!这事就别提了。”吴局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喂,喂,他妈的!”华哥一脸愤怒。
        雨生的梦想和希望又破灭了,显得异常无助,但是无可奈何。华哥一边安慰雨生,一边陪他去办公室。恰好在这时,雨生接到了她姐姐同事的电话,说他姐姐在办公室和总经理的妻子发生里激烈冲突,被撞伤,情况很严重。雨生神色惊慌,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起最近发生的种种,焦头烂额,心中一阵剧痛,长叹一声,突然倒地昏厥了过去。
        幸运的是,最后雨生和他姐姐都没事,但他姐姐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工作再也不能开展下去。雨生回忆说,昏迷的那段时间他做了个梦,梦见回到了小时候,和姐姐一起去外婆家,外婆做了又香又甜的南瓜羹,姐姐依然分给她一些,他们吃完南瓜羹后一起去外婆家旁边的小溪抓螃蟹,累了坐在高高的谷垛旁边,天上有两道彩虹……
        雨生把姐姐送回了家,之后回到了城市,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

        5、尾声

       我眼角湿润地听着大叔讲雨生的故事,我很后悔,只忙着自己的工作,这几年没有多联系雨生几次,去倾听他的故事,去安慰他脆弱的心理,现在雨生离家出走了,我却在这听大叔讲雨生的故事,想到这些,我心中非常懊恼。这时一阵秋风吹来,我也感受到了无限的寒意。
      ”我还要忙呢,该说的我都说了!“大叔有些不耐烦了。
      ”谢谢您,大叔,我要去找雨生。“我擦了擦眼泪。
      ”天下熙熙,你去哪找?你们年轻人找到自己都挺不错了!“
       这时有位大婶过来买南瓜, 我再次道谢后起身准备离开。大叔冲我笑了笑忙着招呼那位大婶去了。
     “便宜点卖撒,我买两个!”大婶挑了一个成熟的南瓜。
     “瞧你说的,我种南瓜容易吗,风吹日晒的。现在什么都可以卖,什么都想卖个好价钱,虽然我卖的是南瓜,我也只求卖个好价钱!”

打赏
阅 28,626
0

  1. 头像
    2014.04.25 - 汤扮之杭

    晕。。。。怎么没早看到呢。。。。。。。。。

    [回复]

  2. 头像
    2014.04.25 - 九畹

    测试一下。

    [回复]

  3. 头像
    2011.12.07 - 多功能综合测试仪

    文采很好,支持下

    [回复]

  4. 头像
    2011.11.25 - 药油

    好深熬的文章

    [回复]

  5. 头像
    2011.11.22 - 匿名

    有钱什么不能买?

    [回复]

  6. 头像
    2011.10.15 - 乐众礼品网

    文章不错,就是太长了,读了好久,呵呵

    [回复]

  7. 头像
    2011.10.13 - 银行中层干部管理培训

    卖什么阿?

    [回复]

  8. 头像
    2011.10.12 - 小晓薇

    很精彩的文章!!

    [回复]

  9. 头像
    2011.10.05 - 沉冰浮水

    GR中加了星标。。只是仍然没心思读这类东西。。
    ———-
    置百丈玄冰而崩裂,掷须臾池水而漂摇。

    [回复]

  10. 头像
    2011.09.26 - 匿名

    有一种静静的感觉

    [回复]

  11. 头像
    2011.09.22 - 整体玻璃钢化粪池

    一个公务员都有诸多难处,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呢

    [回复]

  12. 头像
    2011.09.21 - 匿名

    现在什么都可以卖

    [回复]

   许多大学生在大学里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入党,如果说入少先队,入共青团都是强迫的,无论你愿不愿意,反正你都是了,那入党可真是需要申请了,积极分子往往为了谁第一批接受党课培训而争个不休,有的巴结团支书,有的找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