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孙中山哭了

2010.03.19 请收藏本站地址:flyfei.net

    文/蒹葭苍苍

    其实很早就想拿武汉说事。最近某官员说投资200亿元纪念明年的辛亥革命爆发100周年,引起了网友们广泛的热议。而我是湖北网民,然后又早就有话说,自然想胡诌几句。

    武汉作为近代中国民主革命的起源地之一,孙中山先生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还记得先生在武昌都督府发表的题为《共和与自由之真谛》的长篇演说,还记得中山先生视察汉阳铁厂,凭吊汉阳战场。还记得先生自存仁巷沿后城马路(今中山大道)至歆生路(今江汉路)转英租界。汉口偌大的商场,被清军烧成一片废墟,一路上残垣断壁,一片荒凉,触目惊心,中山先生对此痛心不已。

    然后如今先生如果仔细打量武汉,仍旧会痛心,仍旧会落泪。然而,此时痛非彼时痛也。

    先生会哭200亿实在花得太不值,做政绩不如办实事。

    正如网友“鸟人王”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听说武汉如此重视辛亥革命百年庆典,很好。不过他认为:“对于辛亥革命最好的纪念不是烧200亿钞票放几个烟花,而是聚集13亿民众,努力争取我们应有的有尊严的生活,让百年志士为之追求的民主中国真正建筑为现实。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去年夏天我在武汉掉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和武汉各个阶层的人都有所接触,通过和出租车司机、农民工、白领、店主、学生、当地居民等人的交流和了解,以及我做个的一个随机问卷调查,大家对武汉的满意度仅为30%。大家普遍关注居住环境、房价、就业、交通、医疗等问题,并表示存在很多问题。正如网友对投资200亿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如果孙中山知道了,会哭的,他一定会说,把钱分给老百姓吧,比什么纪念都强,他一生都在谈民生,看来过去了近一百年,还没明白过来,可悲,可叹。”“如果庆祝辛亥革命胜利要200亿元,那孔夫子生日值多少钱啊?”有网友如此问。

    先生也会哭近代走在中国前列的武汉,最近几十年却在走下坡路。

    在清末到民国时期的商业鼎盛后,武汉再一次让世人大跌眼镜,竟然选择了退步,这一退,就从当时”东方芝加哥”的山巅上退到了山腰,成为毫无特色的中国大陆七大中心城市之一。想当初,众口相传有一句话:”走遍天下,只有宁波,江夏”,说的是当年的两处繁盛处,这个宁波不用说了,也是百货聚散之地,也是鸦片战争后的通商口岸之一,繁华至今。但江夏,既汉口,就不同了。多少年后的今天,”宁波,江夏”竟然被以讹传讹,变成了”宁波江厦”–宁波的千年古街江厦街,可见时至今日,汉口的繁荣逐渐式微,早已不是当年日本驻汉口总领事水野幸吉在《汉口》一书中所谓的”东方芝加哥”了。

    在清代末期、国民政府时期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武汉就已经相当繁荣了,一度成为中国内陆规模最大的城市,与”大上海”并称为”大武汉”,要知道,中国历史几千年,能在城市名前冠以”大”的,只此两家。然而现在的武汉和上海相比,不可同年而语。

    解放后,武汉这座易中天先生笔下”最好同时也最坏”、亦南亦北,不三不四的城市,开始了新的征程:与重庆争直辖市之名未果、与郑州争国内交通枢纽之实暗战不休。

    在最近城市综合指标前十排名中,总共十项指标,武汉仅在科教这一项挤进了前十,排在了倒数第三。在2009-2010年中国城市人均收入排名中,武汉位居第61位,在省会城市中位列倒数。在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三次机会曾为首都的武汉如今沦作一个毫无特色的城市,可悲可叹。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惟楚有才这些成语典故还时常被人说起。希望武汉时时警醒,这个昔日“东方的芝加哥”不要因一时低落而忘记自己的贵族气质,应用发展和崛起来慰藉武昌首义仁人志士们的在天之灵,来实现荆楚儿女真诚的期盼。

阅 2,182

       今天有幸在宜昌桃花岭“宜昌城市发展高峰论坛”上倾听了世界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先生的讲座(在此特别感谢人民群众的好公仆—肖部长提供同美女听讲座的机会)。二个多小时的讲座郎教授从制造业危机、政府宏观调控、楼市、股市和投资等方面为大家做了精彩幽默的分析,与会人员不得不深为先生的学识、勇气和责任感折服。本文综合一些新闻资料,就先生的此次演讲做了相关整理,希望能把郎先生的观点分享给更多的朋友。

       “宏观调控连续的方向性错误,导致通货膨胀一直持续到今天;其实我相信统计局有数字是真的,比如说公布数据的日期;温总理信誓旦旦的说明年我们一定要将cpi控制在5%,所以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是4.9%;楼市是中国最后一个能支撑国民经济GDP的行业;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CCTV-2;有人叫我预测,但我学的是逻辑思维,因此我根本没办法用我的逻辑思维去预测政府无逻辑的行为……”郎咸平先生一如往常地再现其毒舌风格。

阅读全文——共2125字